這一陣子回家的時間都超過十點,今天也不例外!

傍晚Eric說他談到理律的offer,有換工作的打算,雖然心中早有預感,但此事對我來說還真是一大挫折,同時對手邊案子也是雪上加霜,苦惱!人要從那去補回來呢?慶幸的是,他說現在這案子的感覺還蠻舒服的,是他來前進二年覺得最棒的時光,這代表目前雖然加班頗多,但對情緒上還不算是負面的。我很想把他留下來,但理律的薪水和福利都很好!除了未實現的夢想之外?公司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留住人呢?


在和Eric談的時候,我其實也不時地想到自己,在說服他的同事,其實也是在說服自己。法蘭克把Eric冷凍了二年,讓他這二年的成長完全停滯,連帶地也讓他失去了應有的自信,好不容易最近恢復了一些,但又冒出了一個還不錯的位置等他,要去?還是不去呢?去了,代表對過往選擇的背叛,之前的一切努力還沒開花結果就散了,不去,如果以後沒有這樣的機運怎麼辦呢?換做是我,也是疑慮重重吧!

現在我能做的,除了不重蹈法蘭克的錯誤和怠惰,更重要的就是為自己和共事的member築一個夢,讓大家更信任自己,也更信任我。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