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會一整個亂,最後又變成湯生和寶哥各說各話,溝通真的是一個難題啊,有時候用的方法比討論的內容本身還要重要!雙方各退一步,先有初步的妥協,日後或許還有機會再談,但一開始就把話說死,要下台就很難了。但,上銀的案子無論有沒有做,我都得想清楚,九月的旅行是否能成?

傍晚法哥又要我幫他面試,但我被面試的人放鴿子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