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後半堂上的是時間的說法,一開始我以為是新的東西,唸一唸才發現三個月前就已經教過了,只是我全忘光光。今天教的是較簡便的用法(雖然我並不這樣想),像是差幾分五點、五點半、五點一刻這種,可是我覺得除了幾點半這種會常用之外,其他的似乎還好,或許德國人真的比較常這樣說吧?

 

由於這次是這期最後一次上課,下課之後大家便一起去師大附近的餐廳聚餐,和老師、同學聊聊。因為下一期我要上常日班,所以除了kevin之外,其他人要見面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雖說世界很小,總有些愁悵,像上一期的同學其實也都斷了聯絡,很可惜。

 

我覺得上這類的課程除了學東西之外,最棒的就是可以認識一些平時遇不到的人,像這期的某位同學是自由報系的記者,這次他有和阿扁一起出訪,也就是出車禍被阿扁訪問的女生,今天也上報了(因為在聖文森被盜刷);老師是在國貿局上班,某某人在唸書,誰又是那裏的工程師,認識這些人就好像為我的生命打開不同的窗子,讓我可以看見不同的美麗的世界。

 

晚上有聊到一位人士─謝志偉,老實說我對這位仁兄沒什麼好感,不過我聽育慈講起他在柏林和他在德國辦事處相處的趣事,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檢討一下,是不是我看人的標準都太狹窄、太片面?雖然我覺得大好大惡也是一種價值觀,可是放任好惡其實和偏見一樣是種墮落。

 

下一期的課程是一三的晚上,我其實很擔心會因為工作擔誤到上課,想到第一堂課HHH老師說的,每次進教室都要要求自己把東西帶回家,這是一個目標。我想我應該要要求自己在課堂就一定要學會老師教的東西,別期望回家看再還是怎樣。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