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賽先生開了一封信給我看,Cherry因為IT和直營處的例行會在未照會他的狀況下提前而大發雷霆,這會議其實有許多結論是Cherry在時絕對無法達成的,站在Cherry的立場,她會認為IT故意趁她不在時婊她,明明是週三的卻要調到週二他請假的時候開。對賽先生而言,好日子不過二天,之後Cherry的態度會更不好,他說這是他的內憂,是很有道理沒錯。

 

但對我來說,賽先生卻是我必需面對的外患,另一方面,專案裏其他的成員則是我的內憂,如果單單只對一方還好,但是內外交相煎熬卻是十分痛苦的,我只要事情一多一雜就會緊張,一但我緊張了起來,情緒也會變差,思考能力直線下降,事情也做不好,對我目前的角色而言,真的是一種大忌。

 

我覺得我對我的工作上的角色應該要用更宏觀的角度來看,要不然會把自己做成測試工程師。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