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一年一度的大拜拜,以前常是敗家的時間點,但隨著折扣變硬,人潮變多,雖然我還是年年會去書展,但買書的衝動也少了,大多當做朋友聚會,或是花個門票錢,聊表對主辦單位的支持。

這次比較特別的地方,是我在書展還沒開始就到世貿了,因此進入會場後享受了一段會場漫步的輕閒,四處亂走,天下遠見、遠流、時報(今年覺得格外地充滿不存在感)、城邦的攤位都走了一圈,但總提不起買書的興緻,原本想續天下遠見的會員,一想到床頭那座山,就打了退堂鼓,我想今年要努力清書債,少買一點書。最後買了模倣犯、黑天鵝效應和過於寂寞的喧囂,其中黑天鵝效應幫學長多帶了一本。

今年對書沒勁,反倒是在新天鵝堡買了二個桌上遊戲,農家樂和迷宮戰爭,前者是要動腦的經營遊戲,後者是日系紙牌,想我家中的桌上遊戲每年都在增加,但能玩的機會實在不多,本人很孤僻,卻愛買團康遊戲,豈不怪異?除了自己的遊戲,也幫靖智帶了戰鬥牧場和富饒之城。

離開書展一館,又去動漫館晃了一晃,相較之下,一館的人實在不算多,或許是景氣的緣故,不管是書展本身,還是新天鵝堡攤位,人都沒前幾年多,反而是異端邪教的攤位一卡車,什麼活佛啦、上人上師啦,還有各種狂熱宗教份子在拉人,我看這段時間唯一沒受景氣影響的就只剩宗教單位吧?

趁著到信義區,我把5800拿去NOKIA,請他先幫聽筒加墊片,以防止日後出現大小聲的情況。話說,這幾個月花錢的慾望很強,什麼都想買,可惜口袋不夠深,容不得我這樣揮霍,也該好好收心了。

補記: 在等手機時,到新光A11的6F去看了一下霹靂的展,木偶和造景都很漂亮,但卻沒法勾起我的熱情,我在整理東西時,有和到黃強華和黃文澤,黃強華變好老了喔~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