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竹回來後,就在整理行李,但心情一直很不好,媽又一直囉囉嗦嗦要我帶東帶西,搞到我一整個煩燥,後來找雪衣的時候,又一直找不到原本裝雪衣的袋子,真是有夠悶的!明明有袋子裝,幹什麼非得把他塞在箱子?真是想不透!

洗澡時,心裏對明天上班會遇到的事又是一陣厭惡,程式應該還是寫不完吧?反正再拖我也要出國了,回國後,搞不好我想開了,就不會想在這種地方和這些鳥人浪費生命、浪費青春了~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