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仍然很不舒服,之前大腿在走路時會刺痛,現在是右胸不舒服,晚上吃飯吃到一半,忍不住一直在摸胸口,如果明早住進醫院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是不是該跟保哥講清楚,自己到底要負責那些人?那些案子?眼前就三個大洞,我只有一個人,要先找人?還是先做案子?還是先穩定內部?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一次都做完啊?想一想,應該先釐清自己要負責的範圍到底有那些,不然那前面補,後面漏,也是做白工!

人啊,真是難解啊,希望從明天起台化、創見和力成連續漲停十天,以撫慰我頻頻受傷的心靈,阿門!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