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哥還是執意要做上銀的案子,200萬,怎麼算怎麼虧,為什麼老闆心裏只有錢,只顧著四處吃,也不看看吃得是毒藥還是補品,這個案子絕對是賠錢賠到死,而且我可以保證,這件事會變成本部門垮台的第一張骨牌。

今天下午真的是有些萬念俱灰,一個尸位素餐的法哥已經浪費了大家許多的青春,但上天似乎仍不放過我們,現在又來一個完全狀況外的寶哥,挖了一個通往地獄的大洞,還逼著大家一起跳,內外夾殺,這個部門怎麼可能不垮?在這種公司怎麼可能有前途?我明天很想問問寶哥,你到底懂不懂什麼是EJB?憑什麼你認為200萬做得起來?

遊戲規則是你訂的,我總有選擇不玩的權力吧?啃!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