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先生沒有打算放棄上銀的案子,但我是不想繼續再做,那看起來就是一個填不完的坑,而且對方的態度太高了,如果就此低頭,以後絕對是被壓著打!楊處長到底知不知道這個部門已經到瀕臨分崩離析的狀態了?你放再多人進來也沒用,要暴也是一起暴掉啦!

早上法蘭克一直欲言又止,果真如我所想,他跟保羅提離職了,看後面接他的人要怎麼去補這個破房子吧,唉~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