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村是個開始,巴別塔之犬是個引子,在夢裏,所有的事情都加速向過往前進。

我看到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大學同學,除了幾個很熟的好同學,固定幾位不熟的同學,不知為何,時常是我夢中的常客,和他們我並沒有太多的話要說,總是擦身而過。夢醒了,在清醒的那一刻,一切又歸回現在時刻,只是我的心裏又多了更多的唏噓。

昨天去六福村玩,晚上又去看神鬼奇航,到家都一點多了,等洗完澡上床也將近三點,很久沒玩這麼累了,記得上次去六福村,是大三跟林承瀚學長去的,那也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這次學乖了,沒去做海盜船,笑傲飛鷹更別提了,光看人坐就很恐怖了,但還是有玩火山歷險和大海嘯,當然也玩了幾個蠻令人無言的遊戲,不過,玩得快樂就好,KUSO無所謂啦!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