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是根本不想做這個案子吧?想到昨天的討論,三個人其實各自有不同的心思,Stephan要把價錢拉高,有點不賺白不賺的意思,反正他本來就不想做,如果HNK接受,那就是賺到,不做,也沒有損失;Tomson,價錢愈高愈好,這是身價的問題,反應的是Coding的價值;我的角色,有點可悲,不以為然,但也沒做點什麼。

今天Felix的反應,我是一點也不意外,要違背自己的想法,在別人面前講一堆五四三,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在當時,在現在,只要有意願,其實都有方法可以解決的。扮演這個角色,我更得把自己的位置拉高,要抛棄無可奈何的失敗論點,放手去做,即使失敗了,也要抓把沙,我知道沒人教我怎麼演,我只好自己去撞牆,拼一點,才有機會。

陰陽師和極道天權談鬼隱:「酒性忌冷,冷酒熱腹,於身最損。臣權諱集,權集勢張,於邦多亂。想驅使猛虎,除了權勢為餌,也需拙力為轡,遏其反噬。」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