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重頭戲是和艾汾他們談HPS的需求,但今天只不過是簡介一下HPS的系統罷了,HPS,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小小的物流系統,但他是建構在寄賣的機制之下,好比購物台裏那一堆商品,並非是由購物台本身所生產銷售,而是其他廠商利用他們這個平台販賣,獲利之後再拆帳分錢,HPS則是應用在手機銷售的類似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艾汾他們的文件非常詳細,細到連介面都拉出來了,這減輕了我們不少後續的作業,但也表示艾汾他們掌控了需求與規格,日後我們要介入這部分就比較困難些,像我可能只能確認他們要的東西並轉達給開發者,而非真正的系統分析。

 

下午和Janus把POS系統跑了一遍,我覺得我還算能唬爛的,Janus問了幾個問題,但大致上我覺得還OK,反而是Jenny昨天丟出的測試報告有些狀況,因為他認為是Bug的部分,Ronald並不這樣想,而我的角色變得很尷尬,因為我才到,有些規格janus已經確認但未公佈,這新舊版本的落差造成一些小問題,但我想基本上還可以克服,只是以後得多花點心思在這上面,畢竟SA的角色比較介於中間,除了技術之外,還有更多的政治考量,有待我去努力。

 

晚上歡送Janus去唱歌,來了一位我沒見過的sales史帝芬,感覺鄉土的氣息很濃,一開始坐在角落都沒什麼唱,但當人漸漸少了之外,煙啊、酒啊什麼都來,也唱了幾唱首歌,他的聲音實在很不棒,他們的個性很像那種可以和人搏感情的,嗓門大,也很熱情。主角Janus一半就走了,最後剩六個人就亂點亂唱,我通常要到這個時刻才敢放開玩,感覺上公司同事之間的相處情形,可以反應到KTV裏大家的互動,像在核心和在AIC,大家互動的方式都很不同。今天也喝了不少酒,一直弄到快十二點才從敦南錢櫃離開。

 

我發現我一開始喝沒多少就會有些醉意,頭昏昏的想睡,但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多喝水把酒精排掉,之後就不會醉了,因為我喝的也不算多,平時也沒跟人喝的習慣,所以也說不準,有機會再來試看看吧!不過我想明天應該是沒什麼聲音才是。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