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法蘭克叔叔在回六樓時跟我說,你不要對PG太好啊,要不然人家會把公司給看扁了。

 

我必需承認在這方面我犯了一個蠻大的錯誤,因為我一直擔心作不完,把時間估得太寬鬆了,只想討好自己的同事,卻沒有考慮到顧客可能有的心情,我應該要站在二方的中間去找出一個正確的折衷點,而不是站在某一邊去對抗另一邊。艾分和賽門對時程有意見,其實是必然的,平心而論,艾分砍掉的那些工作天,也非是沒有道理,只是因為有了立場,總會下意識把對方當作在找麻煩的人,以後遇到類似的工作,還是得該細細思量才是。

 

桌上有一份JANUS的文件,我看了有些震憾,因為這個部分我並不了解,而這應該是我以後會做到的工作,工作開始習慣之後反而有些不長進了。來台北之後,反而讀書和運動的時間變少了,是太安逸的關係嗎?尤其是技術方法,SCJP還沒考,STRUT和HIBERNATE也沒再去研究,但這些確是會影響我以後工作的東西。

 

算一算,這週一過去就八月,也就是說我換工作也一個月了,今天我的履歷被法蘭克拿給其他人當範本,艾生一邊看一邊訝異我的經歷怎麼那麼五花八門,結果勾起我不少的回憶,過去都過去了,向前看吧!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