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還沒到TCC就接到助理打來的電話,一聽果然不妙,原來是艾汾帶人來查班了。聽吉米說,早上九點整,艾汾就帶了賽門和艾倫來六樓,口中說是要認識做專案的同仁,事實上卻是查勤,我在15分左右進TCC,在和賽門講電話時,艾汾又殺進來一次,這次就真的很不客氣地問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知道艾汾來查勤,我馬上打給法蘭克(沒開機)和學長,因為我知道法蘭克今天不會來,可是聽艾汾的口氣似乎是要和法蘭克談上班時間的事情,果然,會議一開始就在講這個,他也很直接地要我們上下班到賽門的位置上簽到。雖然我有問他能不能用電話或是由我這邊統一來負責,但艾汾很硬,最後只好說會回報法蘭克。

 

法蘭克之後雖然有打電話去拗,但也只能把簽名時間從九點拉到九點半,沒辦法,因為大家平時都太晚到了,也走的太準時了,會造成反感是必然的。之後在午休時間賽門又打電話來,好像怕我們中午亂跑一樣,這樣一來一往,弄得大家今天工作情緒很糟,其實目前沒什麼事做也是原因。

 

我覺得自己的角色雖然是SA,但在這辦公室,SA裏卻有點像是小頭頭,因為PM不在,而SA又是最常接觸客戶的人,也需要把客戶的意思吸收、了解、分析後轉給其他的同事,同事在coding時有問題,也是透過SA去和客戶聯絡,因此SA的工作其實蠻重的。之前JANUS還沒離開時,我就有這種感覺,如今自己也體驗到的。

 

但是這環境是會平衡的,JANUS一走,RONALD的聲音就變大了,尤其是對我。這可以是看作我還沒法讓人信服的象徵,而客戶這邊,當他進辦公室時,如果我沒法一個人處理、或有驚慌失惜的動作,也代表我還沒法完全擔起SA應有的責任。

 

是該多努力一點!

多謀者勝,少謀者敗,想清楚,不要打混仗、淌混水!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