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依舊是搞到十點多才到家,但是爸和弟都不在家,媽也已經上床睡覺了。

 

這天的測試也不能算是順利,有好多賽門要的東西沒有完成,少不了是一頓碎碎唸。賽門一直想要我們這個週末再來加班,可是這是不太可能的,在他的要求下我打了電話給法蘭克,法蘭克當然是反對,而且吩咐我絕對不要一個人又跑去TCC(我也不想啊=.=)。

 

每個人站的位置會影響他的行為和觀點,學長和凱西站的比較遠,他考量的案子能不能收到錢,後續能不能接到案子,所以賽門和艾汾的一舉一動他都認為要防。法蘭克比較接近客戶和專案的執行面,他的想法又有些不同,能把他底下的人組起來把事情完成,所以他會考量更多的奇摩子問題,包括組員和客戶。賽門也是一樣,他為了要把事情做完,就算是把AIC的總經理搞出來,他也無所謂。但我覺得POS會讓他這麼緊張,恐怕有一半是因為櫻桃小姐的關係,因為他們處於互相敵對的狀況下,ISSUE重大與否是依據這會不會被櫻桃小姐拿來吹毛求玼,而非真正實際工作面上的考量。

 

從櫻桃小姐的事情上,我也可以看到我之前有些行為的不成熟,事情過去了,就別再這樣搞,畢竟事情的重心被混淆,變數就會變多,事情會更不容易做好。還有一事,就是我要練習閉上我的大嘴巴,不要什麼事情都想講出來,自己的心態就像狗仔隊一樣,想弄搞得辦公室人心惶惶 =.=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