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就在我心裏正在恥笑廖宜洋時,同時還在用MSN和肥彬聊天。那天是很特別的,因為肥彬很少主動送訊息來的,我們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尤其是工作上的「人」事。他覺得公司的工程師沒辦法touch到他的想法,而且則有被騎在頭上的困擾。相較於他的積極強勢,我在處理事情時大多都是處於弱勢,但是每個人有自己的做事方法,弱勢也非是絕對不好,只是需要硬的時候會硬不起來,很麻煩啊~

 

昨天下班前賽門收到櫻桃小姐的回信,其實他們還是拿原本D2K的東西來看WEB系統,這樣怎麼做都不會滿意的。我想USER最終,也是這個專案的前提,要認清新系統是建立在WEB之上,不是D2K,二者有不同的操作模式與概念,你愈是要硬套,愈有可能FAIL。我個人覺得以WEBMAIL的概念出發來看新系統會比較適合,因為大家都會用,而且有經驗可以套用,反而比在WEB模擬D2K來得好上手。但這其中還有人和政治的困素,也沒法單純從技術或使用者的角度來看。

 

在去亞力山大之前接到志偉打來的電話,我們討論了一下iGate的問題,互相問候了一下,然後又轉給了興爺。結果聊一聊興爺告訴我昌均離職了,這事實在蠻令人震驚的,想不到四大天王真的也有拆夥的一天,YT日後在核心這三四年也更加孤獨了吧?雖然很想發現一些評論(XD),不過我現在已經是局外人了,還是閉嘴比較適當。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