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法蘭克講到快一點,雖然我覺得很早就談到重點,也下了決定該怎麼做,可是法蘭克似乎是擔心我的情緒低落和不安,所以一直強調這件事換SA不能解決,如果前進因為此事把我FIRE,那前進也沒有什麼好待了。

 

昨天下班前也有類似的狀況,EISEN一直在問我發生什麼事了?要我撐下去。我在這個時刻給人的感覺並不是很正面說,一方面會讓其他人覺得大事不妙,另一方面,人家會覺得我即將承受不住,要倒下了。

 

但事實上我並沒有別人想得那麼脆弱。

 

我來前進時已經做好了準備,也大概知道會有什麼狀況,我知道待不下去、該閃人的感覺是什麼,到目前為止,一切是OK的,我能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還很多,所以不用為我擔心~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