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回家昏沉沉的,不過還是和學長在MSN上聊了一下。

 

比較令我訝異的是,學長要我和業務講話時要注意,有些話不要和業務講,因為有些事情是我們成員內部的事,可以自行處理,如果跟業務講這些,難免會傳到大頭的耳中,應該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但我實在太茫了,早早就和學長告退上床~

 

我覺得這份工作的複雜度超出想像,尤其是關於人的部份,有些話能說,有的話不能說,有些人可以說,有的人不能說,雖然案子牽連的人不超過二十個,但資訊的傳遞其實是很有限的,能獲得愈多的資訊,代表你掌握的權力就愈大。客戶這樣對你,用分享小秘密和流言耳語來和你拉關係,你的老闆、身旁的業務,也是用類似的方法,用共享小秘密的方式表示善意。學長和路易士正好站在光譜的兩個極端,他們知道最多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也更容易得到偏頗的訊息。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在以前的公司也是一樣的,東西宮太后特別喜歡搞這種神秘兮兮的事情,把一件很普通的事弄得像邪教的儀式一樣,其實這一點也沒有必要,一個二十多個人的公司也搞得像特務集團一樣,根本是有病,只是顯示出他倆的無能。我反而覺得愈是資訊流通,事情愈好辦,要不就攤開講,要不就不要講,否則一些人知道一些不知道,整個環境弄得一片霧茫茫,事情更是難處理。

 

話說業務的工作,其實也有很大一部分在和人打交道,客戶愛說我們都是自己人,可是他真的把真心話都講給你聽了嗎?業務應該更清楚這個道理吧?他們也不過是見人說人話罷了!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