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週幾個同事約著要去爬皇帝殿,雖然參加的人不多,但今天雄哥和我仍先去目的地探了一下路。若九點在國北師門口集合,到皇帝殿小粗坑登山口約三十分鐘車程,上西峰,經天王廟,過稜線區後由東峰下山,花費約三個小時左右,我們回到停車場的時間約為十二點,十二點半左右回到和平東路,在科技大樓旁的山西刀削麵吃了午餐後解散。

 

其實我有些小看這次的爬山,把他想成在山間小徑上健行散步更是我一大失策,以致於進入稜線區時,嚇得屁滾尿流。其實之前Eisen已經有略為提過皇帝殿稜線之事了,今天親眼目賭,親自走過,才真的發覺自己的膽子實在是小之又小,俗云惡人無膽,還真的不假。第一段稜線有拉繩子,雖然雄哥說比以前安全許多,但我仍是走得冷汗直流;第二段短了許多,可是卻沒有繩子,雄哥過去那頭之後,我卻在這一頭龜了起來,看著稜線二邊的絕崖斷壁,實在不太敢走,在一票人士過之後,眼看著對面一對對眼睛巴看著,還是硬得頭皮連走帶爬爬了過去(得到一陣恥辱的掌聲)。後面第三第四段稜線都比之前好走,也短了許多了,總算是有驚無險,安然渡過。

 

在過稜線時,我腦中突然想起津本陽在乾坤一夢裏寫的東西,像德川家康、加藤清正這些名將,他們身經百戰,隨時都需要下乾坤一擲的賭注,因此他們下決定的速度和決心是在大阪城承平渡日的秀賴和年輕武將所不能及的。這種乾坤一擲的「膽識」也正是我所欠缺的,在平和無事的日子裏,似乎每個人的表現都不會差太多,但風險愈大,愈能看出一個人表現的好壞,包括解決事情、排解壓力,還有領導統馭的能力。

 

補記:

我下午睡午覺時一做在做從稜線上掉下去的惡夢,一直被嚇醒 /__\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