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昏昏沉沉地醒來時,客運已經進入了光復路,看了一下時間,六點多一點。此時正是下班時間,光復路上即將開始擁擠,客運走走停停,上了快速陸橋之後就通暢了,我最後是在火車站前下的車。

 

今天的目的是要參加CS的婚禮補請,同時還可以見見許久不見的同事,我懷著一顆有些興趣又緊張的心,沿著中正路向福華走去。我一開始還有些緊張,怕找不到路,但看到北大教堂後方的霓紅燈招牌,心裏就放心許多,到目的地時,大約六點四十左右。

 

如預期,還沒有什麼人來,我看到CS的老公,打個招呼之後,便挑個位子坐下,我看桌上的牌子是寫女方同事,幸好不是寫核心同事,要不然就尷尬了。等了一會兒,實在無聊,便拿起基地翻了一下,沒想到總經理和老處女就前後冒了出來,打聲招呼,她們要去合唱團那桌,我也落個自在,但實在坐得無聊,我便跑去亂晃,結果回來時看到貓哥。

 

貓哥在月底也要閃人了,許久不見,他仍是好好先生一個,不久芳元和智偉也來了,一來就在講員工旅遊的事情,我心裏突然有一種局外人的感覺,提醒自己不要再講一些有的沒的,不過這事似乎還有得爭?週五的月會不知結果如何?不久YT和一對母子出現在會場門口,原來MF有事沒法來,他老婆就帶小孩來。

 

一堆人東聊西聊,好像回到過去的時光,這是在台北所沒有的自在。大概是因為補請的關係,CS和他老公進場時,並沒有很華麗,但真的很難得看到CS做這種打扮,不過我一直在想他在婚禮應該要穿大紅的高領禮服,平時在辦公室總覺得他是走女強人Style的。能有一個好丈夫伴隨終老,是很幸福的吧?祝福他今生今世都美滿快樂。想想自己,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這一刻?

 

福華的菜實在是乏善可陳,胡亂吃吃,大家又一起去錢櫃唱了歌。我覺得氣氛有些熱不起來,雖然在KTV裏還是嘻嘻哈哈,可是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晚上去靖智那時麻煩YT送了我一程,最近公司裏鳥事一堆,他大概也是很心煩吧?不過我想他的調適能力是OK,他的能力很強,在那裏、在什麼狀況下都可以表現很好 :)

 

晚上在靖智那過了一夜,睡前在聊TVBS的雙陳照片,靖智是沒什麼變的。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