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不會需要請法蘭克出面。

 

我是很訝異Janus曾經跟學長說他管不動人,請法蘭克來管,但我期許自己能扛下這個任務,並且圓滿地完成他。或許過程和結果都不一定能盡如人意,但我至少曾努力過。及早擬定停損點也是一種策略,只不過這不是很符合我的Style,我的經驗不多,也不好抓,現在一直向前走,堅持下去就對了啦!

 

--

 

進入了十一月,我看這進度還是不如預期,賽先生也有感覺到這個狀態,他的應對之道就是在縫裏狂塞東西,但我不喜歡這樣,這只會把原來訂的計劃弄得一團亂。On Schedule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和法蘭克、VAN在一元堂談到十一點多,收獲不少,人的事情難搞,但卻有些刺激性,還是要找出自己的方法來處理~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