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搞到一點半才離開TCC,早上又在智齒發炎的狀況下醒來,匆匆趕至TCC,還沒進門賽先生就打電話來催了,結果等到快十點對方還沒來,賽先生和艾汾又跑出去講悄悄話,只剩我一個人在會議室傻傻地坐著。好不容易人來了,我確發現主機主的檔案有問題,免不了又是一陣天翻地覆,幸好今天上午的展示結果還算順利,有些小狀況,但沒什麼大問題,原本心裏想著下午只要過了艾汾那關就OK,誰知好事不長久,今天又搞到七晚八晚。

 

我覺得這些鼠輩人士的行徑實在很可惡,手段實在有夠陰險又另人厭惡,下午要測試,我才準備好,艾汾就開口了,問我們到上線前能不能配合每個週末來加班一天?還沒回答法蘭克就打電話來了,這個艾先生竟然打電話給業務,說我們上午的測試問題一大堆,很不理想,必需六日來加班改程式,這明明是沒有的事。每個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他希望我們在上線前多加班,但加班要做什麼?安排的時程我們沒落後,自己又沒法掌握專案的執行,只想扣著我們在辦公室待命,搞什麼鬼?

 

可想而知,為了這件事我講了快一個小時的電話,結果回會議室時因為讓艾汾等太久又被飆了一頓,還裝傻說沒有說我們BUG一堆,電話鬼打的喔?表面上客客氣氣的,在人家背後就狂捅,真是和蔡啟芳一個姓的!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