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對方的爭執其中有一項是關係上週賽先生所提出的二項新需求,由於這二個功能會影響約200筆左右的交易,所以他希望我們排入上線的進度之中,並利用加班時來做,但我當作就告訴他12/1要上線,10月底他們處長都已經決定要issue freeze了,並掛信誓旦旦的掛保證,那現在離交東西給USER不到一週,你加這功能是什麼意思呢?我跟法蘭克和學長報告此事時,他們也一致認為應該由正式管道來提(可惜我過了好久才理解他們的意思)。

 

昨天會有爭執和這件事也有不少關係,果然下班前賽先生又來魯,他說:「看吧,繞了一大圈還是要來加班」,奇怪,這傢伙怎麼不會做人到這種地步?我建議謝院長趕緊把他帶去行政院,因為他和姚文智白目的等級實在差不多,阿扁政府最喜歡用這種貨色的官僚,賽先生部門裏一堆這種人,通通帶走吧!可悲的是我還是得打官腔,告訴他我個人可以理解他需求的重要性,也明白他的苦處,但老闆已經說不能做,所以我沒辦法承諾他!

 

後來和法蘭克談到這二個需求,經過一堆切不進重點的問題之後,我終於比較完整地講出了我的疑惑,我心中一直有一個隱憂,會不會是因為我提供的訊息造成一個小題大作的危機?因為這二個功能需要的時間大概3人3個人天,而我們如期在11/11完成了預期的工作,若真的如賽先生講的,只需在下週五做完,這樣的負担應該不算重。法蘭克說若真如我所說,他的想法會有180度的轉變,他認為這範圍對他而言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我們也曾答應對方處長要多幫忙的,雖然我們走處長這條路可以彰顯我們的立場,但可能會讓對方以為我們很小氣。

 

學長這邊,考量有些不同,昨晚和今早談了一下,學長的想法比較像是一個策略性的動作,看起來好像是和賽先生做對,但其實是要逼對方能正視問題的根源,不能三天兩頭就找沒錯的人麻煩,反而抖麻煩的人四處做怪,我們並不是問題的來源,一直找我們的麻煩,案子還是不可能結。他今天要守住這關,把壓力導去櫻桃小姐或其他的地方,總不能我們安份守己,處長的評價也不錯,可是卻三天兩頭被挑一堆排技術上的毛病,什麼遲到早退、不加班、吃飯時間不準時等等。

 

這個環境是比新竹那複雜許多的,學長在電話裏說誰擋了結案之路就砍了誰,對我這個充滿婦人之仁的人無疑是個挑戰。我有時候會覺得學長的話很多,尤其在忙得不可開交時還一直打電話來講東講西,可是仔細去想想,他講的話都是很有道理的,不管是學長,還是法蘭克、許大會長、肥彬,他們其實都已經有一種思考與處理事情的架構和方法,而我到目前還不是很完整,我想不管是誰說了什麼,我都還是找出自己做事的模式,才能應付未來更多的挑戰和責任。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