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出門時發現真的是變天了,好冷好冷啊,邊騎邊發抖,西裝褲根本擋不了風,明天乾脆穿牛仔褲上班算了!

 

今天一早學長就打電話來,因為艾先生打電話要凱西下午一同參加例行會議,我們還在猜到底是什麼事情,結果是,上星期五我回公司時沒和賽先生講,下午他們就找業務來興師問罪一番,面對這類事件我只能道歉與保證不犯類似的錯誤,但我那天也是回公司辦事情,在五點離開前也不是沒有試著聯絡過賽先生,對這件事我是無奈較多,後來打電話給賽先生想緩和一下又被掛電話,就讓我真的很不爽的。

 

艾先生在會議上又跟業務多要一個SA,說是要先先做HPS的SA工作,但我就認為此事才是真的不單純的地方。這個動作應該是換SA的前奏曲,他先叫你找一個新的SA來做HPS了,時間一到就會叫我走人了。我跟法蘭克講這事,他蠻支持我的推論,不過他也勸我不需要用太悲觀的態度來看這件事,第一,我想的不一定是對的;第二,他不認為我被換是什麼壞事,心理不舒服是必然,但T公司的案子實在不是什麼好坑,早離開也不是壞事。

 

如果有機會我是想和法蘭克多聊聊,吸收一些他的想法,但他實在太忙了,他的動向也愈來愈令人害怕,不知道他真正要離開的時間是什麼時候?聽業務講明年POS和PQS二邊都要做到年中以後,我想辦公室的人聽了都很浮動,法蘭克有些置身事外的感覺,但其他人並不是很想在這裏繼續,尤其是和艾賽這二位打交道。

 

晚上和大家一起去吃飯,原本要去吃發現的,不過走過去之後發現他今天沒開,最後一夥人是在麥當勞打發晚餐的,大家嘻嘻哈哈,但我心情實在是HIGH不起來。晚上搭捷運回家,發現竟然還有一堆人沒回家,車廂塞滿滿的~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