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去KTV大多是當公分母,但近二年開始會在包廂裏點歌來唱。我點的歌一定是五六年級的老歌或是奇怪的歌,流行的歌我幾乎不會唱,會唱的大多是其他人點了,我在旁邊聽他們唱然後學會的。回到台北之後,去KTV的頻率並沒有增加,但如果是跟公司的同事去,每次都會唱很久,而且一定會喝酒,都要搞到捷運快沒車時才離開,昨天更誇張,離開錢櫃時已經一點半了,只能搭計程車回家了。

 

其實我覺得自己把KTV當作一種胡鬧玩樂的場所,前半段大部分的人都是一板一眼正經地唱,我覺得這是最無趣的時候,要等到大家都開始亂點亂唱時才好玩,明明知道自己唱不上去,還要故意去點信樂團或是張雨生的歌,把自己搞到破音或是喉嚨沙啞,或是點一堆MV很好笑的歌來唱,或許這類事情只是我一廂情願,別人並不是很喜歡,不過我自己玩得很快樂就是了。

 

昨天除了唱歌還有一個交換禮物的活動,因為吉爾伯特爆料,害我後來又去補了一個公仔,但是我覺得我送的俄羅斯娃娃是很特別的啦,保證讓人難忘,收禮物的人也一定會有「果然是某某某會送的東西」的想法。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