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作夢夢到賽先生來扣,我被夢裏的電話聲嚇醒,一看鬧鐘才七點多,但後來就沒法再好好睡,一直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九點,準備和許大會長去書展才起床,不過起床東摸西摸出門都快半了,十點根本不可能準時到,我在路上趕緊打給許,結果他還在睡,討論一下決定約在公館見面再一起過去。到公館後,才下車就接到許的電話,說他在207上,有直達世貿,但是站牌隔了二個block,我追到車尾時竟然就走了,害我又在公館等了半小時才坐到車,早知就搭650還比較快,差點瘋掉。

 

今年的書展我覺得蠻無聊的,人多也罷,書也沒什麼折扣,東看西看覺得在政大書城買也沒什麼差別,我和許大會長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新天鵝堡的攤位,看到在女巫店認識的毛同學,來來回回學了幾個遊戲─聖彼得堡、尼加拉瓜、大魚吃小魚等,原本想買聖胡安和豐饒之城的,但想想身邊會玩的人實在是不多,而且自己一個人也沒法玩,網路上有HWS可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

 

原本我是打算十二點趕去農安店看看,但Eisen在電話裏說沒那麼早過去,既然只是拿報表回來,我認為我不一定要在現場,就決定不去了,和許大會長吃碗麵聊了一下就回家看牙齒,牙醫洗牙的速度好快,這家不像之前那幾家一下洗很大力,我是覺得過程還不會太難過,只是少了一種牙結石脫落快感,洗好趕去正乂的婚禮,在門口遇到老大,沒想到我們是最早到的。

 

正乂的婚禮來了好多人,比唯爾那場還多,尤其是游君慧和洪苑純,真的很久沒看到了,游君慧都當二個孩子的媽了,還是很漂亮!肥彬和他女朋友愈來愈有夫妻臉,許珀文的女兒和媽媽很像,還有看到薛文浩,這也是超久沒聯絡了。在席中發現唯爾也有在玩WOW,我們就很快樂的講了起來,這時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但他老婆的臉色就不好看了,唉唉唉,看來電玩的敵人除了家長,另一個就是老婆 XD

 

吃完喜酒很跟許大會長和肥彬夫婦去看一位前進的同事David,聊了一下,覺得這個人還蠻風趣的。我一直認為大陸那邊的人都很強,但DD的說法是他們的教育太教條,有其局限性,會講到這個是因為DD和許一直在鼓吹肥彬去大陸工作,只是肥彬的意願不高,我是覺得這看個人啦,若是人家不想去,一直催也很沒意思,想清楚了自己會有決定。

 

河邊一直有人在放炮放天燈,看到天燈上寫的願望實在是很好笑,也難怪台灣一天到晚發生一堆奇奇怪怪的事情,就是因為這些怪怪的祈願天燈。早上去奶奶家上香,一出門就看到一個落地的天燈,想想也蠻危險的 =.=

 

還有一事要提的是胡琇瑜說他現在在羅技上班,他講到說在公司大多用英文溝通,我聽了心裏直喊不妙,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外語能力爆爛的,如果想要更上一層,英文是必需再多努力的地方。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