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德文課沒去上,心裏好難過喔,我不喜歡這個樣子,為什麼我的工作總會影響到我的生活呢?真的得把課調去週六嗎?太貪心搞得二邊都沒弄好就不妙了。

 

下午搞了一件烏龍事出來,結果Jack竟然問我是不是受了委屈不會講,聽了真的讓我一身冷汗,我應對進退的能力實在太肉腳了,偏偏又是不經思想就愛講的人,結果弄巧成拙,反而讓客戶產生一些奇怪的印象與偏見,可是這種事又很難處理,真是糟糕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