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碧麗小姐在新竹的婚禮補請,要感謝依玲小姐和他夫君讓我搭便車,雖然一早被鬧鐘吵醒時想賴在床上就不去了,但最後還是爬了起了搭捷運去集合地點─西門町。因為依玲要回家拿東西,所以我有些時間在西門町繞繞,原想吃阿宗麵線,但太早沒開,在誠品那不知幹什麼聚了一堆老先生老太太在拍照,拍照目標不明,頗為怪異。

 

上了車之後,和依玲哈拉了好久,聊工作、聊電動,只是他老公好嚴肅,都沒講什麼話,氣氛有點詭異,由於路上都一直在塞車,我其實很擔心他老公受不了我的聒噪把我扔下車。好不容易到了何家園,結果太早來了,都沒人,只好先啃瓜子,但依玲他老公仍然很嚴肅 =.=

 

好不容易大家都到了,芳元、威州、小寶、孟峰、宏興夫婦檔等,算算有的人也將近一年沒見了,聊聊感覺馬上就回來了,就像和芳元說說的,我覺得核心的同事都是良民啊,雖然大家對公司多少有些不滿,但仍然盡責(認命)地守在自己的崗位,感觸很深,通常愈是會跟你計較今天做幾個小時的人,愈會在工作上打馬呼眼,愈不能信任。今天核心的狀況似乎還不錯,在威州等的領導下,RUN得很順利,和之前的感覺差很多,其他畢業的同事也混得很不錯,願大家都能事後有成~

 

下午沒事,既來了新竹,就跑去找靖智,靖智最近也頗操,不過除了工作之外還有其他的事在煩,可惜我這外人幫不上忙。晚上和他去市區亂晃,原來他是抓娃娃機的高手啊,只見他隨便一投,就抓了一個中指回家,真神。在靖智帶我去市區各大抓娃娃店時,我看到有人佔著機子狂投錢抓,看起來好像在亂抓一通,不知是為了什麼目的?看他的戰利品很多,不知是不是符合成本?另一邊則有一個人在夾MP3,就是店家在娃娃機裏只放一個目標物,只要你能抓出來就可以換MP3,那個目標物當然又重又難夾,我看那人奮鬥了很久,然後叫小姐來RESET,好爆笑。

 

原本吃完晚飯要回家的,在護城河畔聽到有人在演奏天皇墜星那一首曲子,原來是有一個四人組樂隊在演奏印弟安音樂,他們的配件超多,除了臉上的油彩,頭上的羽毛,吹的、搖的、敲的一樣不少,那些鳥叫蟲嗚原來都有樂器可發聲,現場聆聽的感覺真的很不錯。我一直很好奇他們是不是本地人扮的?後來從他們不標準的國語判斷那幾位應該都是外國人,是在各國流浪的樂團嗎?為了捧人場,我們買了三張專輯,聽完再來跟大家報告心得。

 

到家都已經11點了,好累~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