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這餐是吃免錢的,Kathy和湯約了TCC這邊的人去遠企七樓的日本料理店吃飯,主角是Jack、老湯和另一位客人,我當然是坐陪的小卡。Jack和Ivan原本都是在華彩服務的,這位我不認識的客人似乎也是,而且職位更高階,聽他們講以前如何導入ERP、如何在艱苦的狀況下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也難怪這些人會紅。不過這餐吃得有點怪,最後都有些沒精神了。


今天Ronald的文件還是沒法交出去,也活該我以前不去看,現在瞄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該佩服他的勇氣,排版亂七八糟也罷,內容也寫得有頭沒尾的,是的,人家要的你都有寫,但是人家沒說你都沒寫,你是要應付,也該擺個樣子。昨天跟他講要怎麼想,結果弄得我自己很不爽,你跟我爭一點用也沒有,因為文件被退要重寫的人是你也不是我啊?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