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去竹南參加阿國的婚禮,過程很簡單,就是吃飯、敬酒、換衣服,婚禮現場除了阿國外我都不認識,佳霖、志宏和分座都沒有來,我覺得當時很尷尬,幸好同桌有一個人(阿國的高中同學)一直主動在講話,還有一個女生他的工作地點在遠企樓上,所以還有話題可以聊,志宏一直到快結束的時候才趕到,回程時聊了一下,談到保險的事情,請他幫忙拿一些資料。

 

我是先搭亞聯到新竹再轉搭火車去竹南的,所以回程我也打算如此。在離開新竹前,我看時間還早,就在火車站附近晃了一下,經過圓環時發現那鬧烘烘的,原來是交大星聲社在開畢業演唱會,觀眾不多,但是台上表演的人很賣力,想說聽一下吧,結果一聽就聽了三個團、七八首歌。一開始是一位女主唱,下一團的主唱是梅竹救世主駱有右,之後是小麥樂團,一看時間已經五點,就閃人了。

 

對這種表演,我是分不出好與壞,反而是氣氛與感覺比較重要,但是我可以深深感受到表演者要爆出來的熱情(這就是青春啊)。以前在交大時,總覺得活動中心那些敲敲打打的聲音很吵,一點興趣也沒,但今天看了他們的表演後,突然有些很奇妙的感覺,心裏突然在想有機會也可以去玩看看,那種興奮燃起的感覺,講得誇張一點,好像又重新活了一次!

 

大概是以前在大學的時候過得太封閉了,現在就會想去試試一些以前沒做過的事情,別人的青春在十九二十時開始,我的青春熱情卻是在三十還在持續,或許我是屬於那種細水長流型的?或許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幻想?不過,我覺得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新竹的生活環境,學生多,比較有年輕的氣息,範圍小,四處晃晃也不會累(膩了比較麻煩)。

 

上車前在路上還看到有人在路邊跳土風舞,新竹真的是愈來愈熱鬧了。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