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後開始弄青藏鐵路的資料,最後決定文章寫短短就好,把WIKI的簡介看熟,可以應付老師和其他同學的應答即可,等小文章寫好已經快二點半了,來去走走。

 

先在金石堂翻了三島由紀夫的「假面的告白」,又看了一下這期的商周,我覺得商業周刊比天下容易讀一點,在考慮要不要訂個一年?又很怕像之前的E天下一樣,最後沒時間看都扔在一旁。離開書店,沿著北新路走,結果MOS客滿了,想著,去景美吧,又一路走去景美的MOS。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我的特質是什麼?

 

第一個,我的言行會讓人臉上掉三條黑線,並且在心底發出OS:「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第二個,是讓人大吃一驚,並發出「原來某某是這樣的人」的嘆息

 

(我把這事跟學長講時,他在MSN上停了一好久,那時我強烈地感覺到在電腦的另一端,他的臉上應該掉滿黑線,並且在心裏充滿了無言的嘆息)

 

話說回來,我的拿手好戲(自己期望的),是把長頸鹿放進冰箱,把不相干的東西重新組合,然後變成令人驚訝的東西,我對客戶的價值就是「沒想到」、「原來」這種嘆息與驚奇,這也是我要努力的目標。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