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裏那個場景,我在當兵時也有遇過。我和學長二人每天都要守在老闆的辦公室門口,只要老闆在就得要有人守著,因為隨時會有人叫你;要過濾電話,確認老闆的行程,當然也有類似買咖啡的事情,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鳥事一堆。但是,老闆到我退伍也還一直搞不清楚我叫什麼名,這大概是我做的不夠成功吧?

 

我記得剛開始時真的很緊張,學長盯得很緊,就像艾密莉一樣,每天都被罵被唸。學長也會說,你的工作就是XXXXXX,因為你太菜了,而我負責XXXXXX,想想還真的很有意思。那時心裏是有些受委屈的,但現在回想,當時應該更堅強,遇到困難應該要更努力去打破才對。若許我能適應這些我不喜歡的環境,但我一直沒有想過去扭轉他或是改變自己─不單只是適應─去溶入他。

 

昨晚把彼得杜拉克的視野看完了,最後幾篇超長,但每一篇大概都能激發不少心得。雖然是1995年左右的文章,但現在讀起來卻十分貼近事實,不愧是大師級的人,那麼早就能洞悉這世界的走向。他在書裏提到,不管是國家、組織或是個人,都應思想自己在世界上可以扮演的角色,國家政府不應只想著把門關起來在國內亂搞一通(阿扁諸公的專長),而應以全球觀點思考自己的定位,並以這個角度來營造整體的競爭力。企業、社群等也應如此,你的理想與產品應以全球60億人為目標,個人也應想想自己在這世界中,能扮演什麼角色?

 

你很難讓60億人為你改變的,所以你要先知道自己要什麼,再去想,你在這60億人搭起的舞台上,能做些什麼?能怎麼做?然後再努力塑造自己,讓自己能發光發熱。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