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那句「翅膀硬了」讓我有些心驚肉跳。

 

下班後替法蘭克面試,是一個女生,看了履歷,可能不太符Joe的需求,Joe要的人至少得會Struts,不過這個女生用的是Servlet。談完之後,和Irene聊了一下,他認為我在面試時講太多了,來面試的女生離開時有點沮喪,也許我傳達的訊息太直接了─我們需要的技術你沒有─或者,我在不知不覺中講了不該講的話?老天,也沒人教我怎麼面試,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受我的荼毒?不過Irene是告訴我,這種事急不來的,多做幾次就會駕輕就熟~

 

今天仍舊和小活佛打了一天的仗,我再這樣軟趴趴,又會像之前一樣被牽著走,我不是他的秘書,沒有義務隨時隨地替他想,自己的事自己要去處理!不過呢,這傢伙仍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很危險,唉,人若無知,活得就會快樂!
-----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