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被老闆電,今天被客戶電,中午Stephan還收到賽先生和艾先生的抱怨信,POS的日子會愈來愈不好過啊,難怪小活佛恨我恨得要死 U_U。我的運氣比較好,今天可以在辦公室偷笑,但換做是我要面對這種情形,現在能處理得更好嗎?在這二年,我成長了多少呢?在這個時間點,我還能多做些什麼,來幫助Chris呢?我看Stephan那封信時,感覺很奇妙,既陌生,又熟悉,有些事你覺得已經過去了,但他已經在你的腦中開了一個小房間了,長住了下來。

我現在愈來愈有不足與困惑的感覺,這很明顯地的反應在二件事上,第一是要怎麼去扮演自己的角色,PM要介入到什麼程度才是剛好,應該放手讓湯笙去做呢?還是要介入呢?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但介入太深,似乎又搶去了湯生想做或應做的工作,還會造成一種無法立下決定的感覺。第二,是要如何去理解別人說的話,更進一步地聽出話語背後的弦外之音,這點我一直做得不好,我總是有很強烈的慾望想「說」,但有時候就是該去聽,而不是說,這部分只能靠紀律和自我要求了。


***

這一陣子一直狂聽Passwort 3的mp3,聽了快一個月了,可是我覺得效果還沒有出來,很多時候聽一聽就失神了,昨晚原本想進入第二階段聽寫,但根本追不上mp3裏講的速度,只好作罷,我想,可能還得再聽二三週看看。

全站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