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犯(上)的圖像
模仿犯(下)的圖像

這是我第一次讀宮部美幸的小說,厚厚二本,字又很小,剛開始讀的時候,總覺得作者寫的東西很瑣碎,什麼芝麻綠豆的小事都要寫出來,但愈讀愈有一種走進書裡的感覺,彷彿進入書中和書裡的人們一起過生活,漸漸也能體會他們的悲歡喜樂、壓抑與發洩,當然,也有一些黑暗滋生,但如最後有馬義男所說,不好的東西會過去,無論如何,人們都會拋去這種髒東西,勇敢往未來走去,有馬歐吉桑也算是書中最令人敬佩的角色之一了。

模仿犯談的殺人事件,起因是來自粟橋浩美的衝動,但在網川浩一有意的操作下,而逐漸滾大,牽入愈來愈多的無辜受害者,而成為一個連續殺人事件,之後又有了作賊喊抓賊的後續事件,網川拿著嫌犯家人當魁儡,持續唬弄社會大眾,但法網恢恢,網川仍然被人抓到破綻。

網川和粟橋的犯罪心理學,我相信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些受害人,包括書裡花了很多篇幅寫受害人家屬,他們雖然沒有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但在親人過世後,卻得受到內外無止盡的折磨,心中有無法平復愧咎,如果我早能...、如果我沒有....、如果....,外來的則是媒體和社會大眾的眼光,在他們承受生死離別的痛苦時,還得應付這些人無來由的責難與挑三撿四,以及想趁虛而入的騙子。

但是,即使是在最灰暗的時候,仍有些微的光茫,有馬義男、塚田真一、前畑滋子,也分別代表三種典型,前二位是代表正面的受害者,有馬永遠抱持著信念,不被罪犯打倒;塚田則是持續成長,逐漸走出被害者自怨自憐的陰影;滋子則是代表理想中的社會大眾,從一開始一廂情願的看法大作文章,但在一連串事件後,逐漸擺脫吸血鬼看好戲的心態,最後也是靠著他抽絲剝繭與大膽,才能打破網川的假面具。

我們永遠不知道罪犯會從那冒出來,也不知道他們會對我們或是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傷害,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把持自己,不要讓悲傷和邪惡給操控了。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