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大約七點五十出門,但下公車時已經逼近九點,進公司已經九點十分了,這次應該有破記錄。在搭公車時,還有乘客跟司機嗆聲,因為這位運將並不像其他的90X一樣走內線道,一直嘟在車陣中,結果車子改道後變快了,但車上的氣氛變得很糟,大概是因為站太久的緣故,車上的人都是一付塞面。

下午學長跑來說,T公司之前的User有新案子,PO會到年底,指定要我和另一名同事過去,此事讓我和學長有些傻眼,學長說那位副理一向很看不起只會講不會寫程式的人,沒想到他現在竟然指名要我過去,到底是我做了什麼事呢?這些對談讓我有些飄飄然的,但平心而論,做得好不好,我心裏有數,客戶和老闆講的話,僅供參考,如果表現真好,加薪一次抵得上千言萬語啊。

之後會不會去新竹?老實說是個問題,從私人的角度來看,在新竹可以和家裏保持一些距離,也有較多的私人空間,但能待多久,是問號!而且得長期去run一個案子,在台北,presale的機會多,比較符合原本的規劃,二邊好壞都有就是了。下班前和法蘭克開了會,感覺未來還有一堆事要做,只是不知能成長多少?颶風過崗,萬木蟄伏,不摧不折,悠悠可期,今年是要多忍耐啊。

大秦帝國看了21集,自商鞅在渭水開刑之後,看片的進度就慢下來了,之後就有太子犯法,公子虔和公孫賈受刑的場面,大概是我對這二位角色的印象不錯,總有些不捨。瞄了一下原著,總覺得原作有些地方像武俠小說,人人是俠客,個個是俠女,怪哉!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