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最後一天的年假,一個人跑去歷史博物館看新疆文物展,但如預期地人多,小小的展館擠成一團,我原本以為會有一些沙漠蒼涼的氣氛咧,結果多的是人聲鼎沸,這次我有租台哥大的語音導覽,可是外頭的聲音太大了,得開最大聲才能聽清楚,搞得我現在還是腦袋昏昏。

我發現我對這些文物的本身其實沒有太大的興趣,想了解的的比較是偏向於歷史的變遷,比如誰來過?誰創造了他?這些古國到那裏去了?他和東西二方的交流如何?對那些瓶瓶罐罐和衣服真的沒什麼勁。不過展覽中的天王伏鬼像和鎮墓獸還是很吸引人,這二尊的表情神韻十分地生動逼真,過了幾千年,仍然不減其神氣。

離開絲路展後,又去歷史博物館晃了一圈,因為覺得有些疲倦,我本來就沒打算花太多時間在裏頭,但不巧在二樓看到龐均的油畫展,我媽很愛看龐均在華視教育台的節目,此人雖然是油畫大師,但教起畫來十分嚴肅,好似在罵人,批頭散髮的模樣十分嚇人。我對油畫本身完全不懂,但油畫非是平面的,現場看和在電視或平面媒體上看的感受完全不同,現在看十分地生動,那起起伏伏的油彩讓畫面整個活了起來。

之後原本想去參加總統府降旗的,但冬季是五點,等我接近博愛路已經五點多了,只好作罷。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