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山的圖像

轉山在我的書櫃躺了快一年,今天終於被我轉完了!記得剛開始閱讀時,總是有種疏離感,因為作者是用第二人稱─你─來說自己的故事,所以你會覺得怪怪的,明明是自己親身體驗的事,為何一直你你你,你想這可能是作者的怪僻,因為會想一個人騎單山去拉薩的人,基本就是處理鍾形分配的兩端,所以你也就耐心地往下看下去了。

也許是因為你感到了些許的疏離,當你在觀看作者經歷時,又站在比他自己更遙遠的地方了,奇山險境,不平不滿,國族種族,漢人藏人,辛苦危難,在你眼中不過是一種冷眼旁觀,會怎麼辦?又怎麼樣?你想原本在閱讀中應有的情緒,都一一被這詭異的距離給打消了,只記得作者對藏人和達賴的同情,而你心裡其實想知道更多康巴人的故事,還有其他的跟這本書的無關的事情。

不過,你很喜歡其中的二段,一段是作者和朝聖母女的短暫奇遇,讓你覺得心中充滿一陣溫暖,但少不了的是對這種溫暖的懷疑。第二段是天葬,你想一定沒這個膽去看這個儀式,但你還是在床上用小筆電去查了直貢梯寺的資料,但勾起你注意的不是天葬,而是赤禍帶來的浩劫。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