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一邊騎X-Bike,一邊在打網誌,我想這是一件高難度且高危險的動作,希望能順利下車 ~"~

今天開了一天的會,也講了一整天的話,自從回到台北之後,在公司裏講話的時間大增,多到我好幾次想大喊,夠了,我也想當個安靜的男人啊!不過,天不從人怨,當我沒講話的時候,通常是在聽老闆說話,那比講一天話還要難熬。

老闆最近要我去弄一個平台,我的角色有點像產品兼專案經理,但這個案子有點吊詭,因為談需求的人和實際開發的人之前都完全沒談過,各談各的,各做各的,因此,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僅快搞清楚二邊的差異到底在那裏?我對這東西其實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想試試可不可行,但底層的平台必需先弄好,否則都是白搭。

學長在電話中的激動我可以理解,但天底下有各種不同的人,他就是不能做這件事,你偏要叫他做,他怎麼可能做得好?順其自然吧,否則你我他都會受傷的。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