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參加過三次遊行,第一次是唸書的時候,那時治安很糟,大家上街頭抗議,那次我印象最深的是連戰連敗這個標語,而這個標語也註寫了連爺爺之後的命運,他老人家選總統輸了二次,第二次雖然敗在二顆子彈,但連宋二老後來賴在凱道不肯走的行為,我心裏就有種選輸活該的感覺。

第二次,紅衫軍倒扁,那是活動在晚上,我上完德文課過去,天空還飄著小小雨,寧波西街一團黑壓壓,人超多,街上每個商店都塞滿了人,我想,如果怨念可以殺人,某扁在這個晚上應該反覆死了幾百次吧!那次的感覺很妙,我想一般時候,一般人是不可能在馬路中央逛大街的,呵呵。

這次,因為有四個可恥(註一)的敵鬧跑去小夫家亂,使我產生了嚴重的危機感,所以今天我覺得自己也必需站出來表達意見,就跑去參加馬冏的遊行。

捷運上要去遊行的人很多,我自己評估,要去長昌場的比較多一些,我旁邊有一個女生好像壞掉的長昌宣傳帶,一直在跳針,使我很不舒服,幸好,他在忠孝新生站下車了,耳根清淨不少。在過馬路的時候,雙方的人馬是混在一起的,場面還蠻尷尬的,但大家還是維持表面的禮儀,不動聲色。突然,有位阿婆笑了出來,他旁邊戴綠帽的阿伯問她在笑什麼,她說,這樣好奇怪,老伯也一陣乾笑,「民主時代,良性競爭」,此時綠燈亮了,大家快步穿過了基隆路。



沿著忠孝東路,北邊是松山菸場,南路是國父紀念館,才剛出發,雙方就開始互相比聲勢(其實是互相叫囂),我到的時候遊行的隊伍已經出發了,所以是走在最後面,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怎麼可能忍受用這種龜速前進呢?便開始向前趕路,但走到光復南路口,就發現有人要去搭捷運,喂,才第一個路口ㄟ,一點檔頭也沒有!



我覺得泛藍的群眾並不是很會搞這種街頭運動,據我的觀眾,今天在路上的人比較像在逛大街,有的抱著小朋友,有的拉著女朋友,有的牽小狗,也有推輪椅上面坐著老人的,那些反轉帽子、丟帽子、擊掌的口令根本沒人理,大家喊口號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只有直升機飛過,或是路邊房子有人探出頭大喊馬英九的時候,才會有(一堆)人作作樣子拿起旗子搖一搖,喊喊口號。布老原本要來的,但後來他因為家事纏身,放了我鴿子,但他聽我轉述今天的情形後,他反而覺得這是好事。

不過,當你接近宣傳車時,感覺就跟逛大街有很大的不同,在光華商場那一段,有一台宣傳車喊得聲嘶力竭,上面還有戴著吳伯雄,我真的很怕他會突然中風倒下來,還有一台上面站了一個大嬸,每次喊到「九~~~」就破音,很好笑,但那種大家一起喊的感覺很熱血,再配合一些敲鑼的、打鼓的、敲鍋子的(真的有=.=),說真的,我覺得趣味的成份把政治味沖淡了不少。



遊行路線從松山菸廠出發,沿著忠孝東路,向北轉到北復南路,在八德路口向西前進,又回到忠孝東路,然後穿過林森,從仁愛路進入凱道。我到凱道時差不多四點半,算是比較早到的的吧?舞台上在演行動劇,批評阿扁政府,之後是連爺爺和吳伯雄致詞,吳伯雄一直強調危機感,叫大家一定要出門投票!我覺得他講的比連爺爺好很多,連的廢話太多啦!最後,現場和台場場的馬冏連線,就散會啦!



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南門市場買了五顆潮州粽,在怡客吃點東西,喝杯咖啡,伸伸腿,便回家,結果在路上看到和我一起搭捷運的老伯,不過他是去長昌場的。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