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晃去金石堂,只因為一本雜誌的封面,心情瞬間down了下來,可見我的心靈一直很不平靜,敏感的人事物也很多,稍微不注意就引起洶湧波濤。

這一陣子有太多看不爽的東西了,心裏又開始出現對話,好像回到新竹的時期,邊跑步邊咒罵老處女!我的生命那麼寶貴,為何我一直浪費時間在這種沒有意義的事?苦惱!

全站熱搜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