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原本想找人一起去瑪拉盾和公主摸摸茶,可惜大家對愛放屁的人避之危不急,後來想到祖爾有根槌子的任務得解,便找了一些人去辛薩羅晃晃,大概是因為我的等級最低,職業也是像薩滿這種樣樣通樣樣不通的聯業,所以一路上打也不是,擋也不是,只見同隊的放狗的放狗、放法的放法,見魔殺魔,之前走得很吃力的辛薩羅不一會兒就清空了。

 

打爆洞口的王,進去拿了鑰匙和遠古之蛋後,正準備要回家,突然看到有人在公開頻道上喊聯盟來了,祭壇門口幾個部落的倒成一團,聯盟殺完人早進洞解任務了。我們十幾個人就在洞口守著,那三個聯盟的一出來馬上就被清光,這樣還不夠,剛才被滅團的那群火起來守屍了,於時辛薩羅祭壇馬上變成殺戮戰場,聯盟不斷復活被殺,也不斷地招人來,一團人在副本深處殺來殺去,原本守在門口的王反而變成無關緊要的小腳色的 =.=

 

--

 

看似好笑的情結,其實也不斷在生活週遭發生,通常影響事情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外界的干擾,在遊戲時可以置之一笑,就像我在裏頭四周追人,也被人追,但在工作上,當你發現總是有一些詭異的鳥事在亂的時候,恐怕就很難笑了吧。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應該有不少進過這個Blog,我也去過很多次,這個站的主人寫的東西蠻有趣的,也很有自己的觀點,有時還會放上自己做詞的惡搞歌曲供人下載。今天下班前我又不巧逛到,結果發現一個驚人的事情,原來我曾經跟他一起上過一個半月的德文,而且他就坐在我旁邊。記得他的嗓門很大,說話又快,每次唸課本都會蓋掉老師和其他同學的聲音,如果往前翻應該可以看到我有抱怨過這件事,但我從沒想到他就是zonable,這世界實在是太詭異了。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無奈何還是缺了半堂課,錯過了老師講解文法的時間。我到德文中心時正巧是下課時間,趁機趕快向其他同學請教不定動詞的用法,其實和英文中的to XXX很像,不過德文裏用的是zu,比較特別的花樣是會分開的複合動詞,那個zu就必需加在字裏像,像aufzuraufen,所以在做練習時,令人頭大的並不是要不要用不定詞,而是判定動詞是不是複合字。

 

我還是覺得老師花太多時間在課本外的事了,有時候閒話太多,我從TCC衝來古亭,結果一上課就在講一堆課本以外的五四三,這樣實在讓人很嘔,我不喜歡。如果還是這樣,考慮延一起看其他老師會不會比較容易適應?

 

今天為什麼會遲到呢?主要還是因為辦公室沒有搞定信用卡的事情,所以我去電信大樓開完會之後還得趕回學府大樓處理。說處理,程式也不是我在寫,但我就是被人當抺布一樣,塞事拼命擦!有些人總覺得其他人都無所事事,承受一些壓力就叫半天,結果面對一堆客戶的都是我,被罵被唸也是我,如果有機會換個位置,我想他會叫得更大聲,網路不通也叫,檔案不見也叫,都不曉得要調整自己的心態,工作又不是玩樂,郭台銘說有壓力才是工作,沒壓力只是玩樂,一點也沒錯,人家請你是來做事,不是來爽的。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每個人都不喜歡寫文件,總是拖到一刻,不得不寫的時候才會動手,也因為如此,每次寫文件的情緒總是處於一種很無奈的狀況,更糟糕的是大部分的人想的都是要把他混過去,可想而知,寫出來的文件會有什麼樣的品質?

 

不得不佩服法蘭克,開會時他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講得很清楚,參與的人一下就了解所有的狀況,而我總是會讓人覺得想到什麼講什麼,切不進重點,所以明明很重要的事情,從我嘴巴說出來變得無關痛癢,也難怪大家總是忙成一團混亂,這是我需要努力改進的地方,沒有臨場到位的天份,就必需多一些事前的準備,沒有經驗,只好多謹慎,別抱著僥倖的心態做事,你知道自己沒有那麼多狗屎運的。

 

人說的話總是有著情緒,我容易被對方的情緒影響而忽略了主題,其實忽略不理性的部分,不被他人情緒牽動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學長那天說寧可當得罪人,也不要最後亂糟糟的搞成一團,是很有道理的,當結局變得很爛時,我不相信你不會得罪人,即使你的同事沒表示什麼,他們也是暗地在心裏給你打個叉,那不如一開始就當壞人,不鄉愿至少事情還可以做好。學著去當壞人,也是學著去面對對方的壞情緒,不要一直怕別人生氣,怕是不能解決事情的。

 

這次要寫的文件很多,我也要知道能不能把這事辦好的因素並非文件本身,而是要怎麼去掌控這事的進行,真正要搞定的是人,不是文件 Q_Q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午的會二個艾先生都有到場,但很明顯有其中一位插不上話,換老闆之後什麼都不一樣的,作風當然也不同,尤其現在還在交接的時刻,對方會一直要求交付文件,一方面想儘快了解系統,另一方面則是要評估未來是不是要繼續和我們合作。

 

我在回家的車上在想,有時候我會不會想太多有的沒有的東西了,尤其是那些政治議題,使得我在做事的時候總是有干擾,事實上只是在自亂陣腳,這些鳥事從來都不是主題,不能讓他影響正事,更要避免用談八掛的心態去看待這些事情。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晚上回家前和朋友一起去中正紀念堂繞了一圈,沿路上許多工作人員在維持秩序,但可惜的是,人很少,會場很冷清,那麼多人力安排都沒法派上用場。或許是因為下雨的關係,燈會廣場的並沒有很擁擠,燈也沒有想像中的多,記得以前來都是人山人海,紀念堂四周都是燈籠,還有交通管制,今年卻零零落落的,主燈秀普普,看完之後有些失落,但秀完之後的舞台劇更讓我難受,明年應該不會想來看了吧?跨年、書展、電玩展、資訊展再加上燈會,我一年中會去湊熱鬧的也就是這幾次,但除了跨年之後,其他幾次參加的活動都很令人失望。

 

當我要從火車站去中正紀念堂時遇到了宗廷,好久不見了,原來他出來自己開公司,真是有氣魄!幾個從核心畢業的同事似乎都過得不錯,但見面的機會實在不多,只有偶爾在MSN上送送訊息,不知道下次再見面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好久沒看到依玲了,搞不好已經是媽媽了咧 Q_Q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午和Jack有一個會,Kathy、學長和老湯都有來,我是覺得其中還順利,但Jack說了二次細水長流,我在想他應該是在暗示後續不會再用到那麼多人,其實POS一上線後,除非有新東西要做,不然需求的人力實在是沒有那麼多,HPS又處於不明的狀態,我想週五大概就會有個比較明朗的結果。Jack與路易斯相比,是嚴厲多了,傳言很難搞,在會議中他指定了新的對口,那我以後還要跟賽先生交待事情嗎?我在想賽先生可能還沒有被知會到。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期最後一堂課,今天講的是維也納的咖啡店,有古典的,有新奇的,也有擺明很貴,沒錢就不要來那種,之前只知道法國的咖啡店和意大利的咖啡很有名,竟不知維也納的咖啡店也是他們的名勝,我自己蠻喜歡點維也納咖啡的,熱咖啡上一層厚厚的奶油,甜蜜蜜的,感覺超讚!

 

之後又提到了幾個名人和他們的居處,像是佛洛依德和Sissi皇后,我在聽CD時只覺得那一串德文都聽不懂,挫折感好重!之前一直沒有背單字,也沒什麼開口唸,現在惡果就出來了,好想哭喔,不能再一直為了部落了啦!

 

--

 

早上一進TCC就和賽先生鬧得很不愉快,尤其他在電話裏說我們「趁著交接混亂的時候在搞怪偷懶」,我非常不能接受,這個人的口不擇言真的到了一種匪疑所思的地步,如果再這個樣子,我也不想在繼續和他們亂扯一通,浪費生命。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這個惱嗎?

 

這一期的最後一課在講維也納,大概是為POS上線和WOW的關係,總覺得有點距離,雖然這一課仍在講形容詞,但總覺得沒什麼感覺,到是出現了一堆連接詞,用來連接子句,像是而且(und)、因此(denn)、而是(sondern)、或者(oder)等,這些連接詞接在子句中並不佔格,可是另一種會佔格的,像是dann,這種好像是副詞,所他後會會直接接第二格動詞,把原來第一格的東西擠到後面去。

 

這課還有一段是在講虛擬式,用在請求或是希望之類的,像英文中的Could,這一段的英文文法我學得亂七八糟,我至今還沒法理解should、shall、could和can之間的差別,不過透過德語的學習,我也試著去抓出所謂虛擬式的感覺,在德文裏有和過去式類似的te字尾變化。

 

今天是情人節,有人甜甜蜜蜜,有人哭爸哭母,晚上上課時有人帶了一瓶葡萄酒,每位同學都喝了一小杯,雖然因為這一二口小酒讓我第一堂課頭昏昏,但這種體驗是很奇妙的,雖然我不認識你們,也叫不出你們的名字,但祝福你們都有快樂的一天。

 

其實下班前賽先生還是有打電話來點點點,我真的很厭惡他每次在這種時候要求你做完某件事才走,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有九個小時的時間,你早不講晚不講是搞什麼?還有每次很喜歡問你晚上有沒有事?假日有沒有空?我沒事有空就該來加班嗎?我沒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嗎?真是煩死人了,我又不是簽了賣身契,一天24小時都要給你隨傳隨到?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早上爬起來等車要去桃園,結果等錯地方,害我一個人呆呆地浪費了40分鐘,上車到目的地下車也不過才半小時多的時間啊!幸好桃園店沒什麼問題,我在店裏又多講解了一次系統和操作方式,之後店裏開始忙了起來,我就和Rose一起去吃飯、喝咖啡、等賽先生。

 

賽先生的新老闆似乎要把他和艾先生搓掉,換原來他自己的人來當窗口,所以他們二個人都很緊張,要上戰場打仗,長官還拿著槍在後面要偷襲你,這感覺肯定是不好受的。現在賽先生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要怎麼做才好呢?我突然想到乾坤之夢裏的內容,德川家康在面臨這種必敗的爭鬥時,總是抱持一個信念,即使是輸了,也要讓對方看見自己的價值,這也是豐臣秀吉一直不敢輕忽他的原因,能殺虎者上人,能伴虎驅虎的才是人上之人。

 

如果賽先生要拼一把,其實也是得靠我們。Kathy是很樂觀的看待之後的PO,但我覺得中止合作的機會蠻高的,因為Jack現在的人力夠充足,一但POS完成上線,他可以花更多的力氣在佣金和HPS上,POS是到口的肥肉,只要維持平盤即可。如果能換個環境做案子,我是樂觀其成的。

 

下午回到公司後,和法蘭克談考績,這方面前進是比核心有sense多了,至少那個評量表不會讓人覺得很蠢,未來要加強的地方主要還是溝通與專案管理,溝通包括對人的敏感性、如何與人合作,還有外文能力,專案管理呢,還是要多加強規劃的能力。在會議室裏和法蘭克談了很久,雖然講了一堆,但其實有一個大問題,沒有一個重點,使得這個對話後來變成閒聊,有點可惜,應該要去學著怎麼去掌握議題的。

 

下班前被學長叫回公司,週三要present,賽先生的老闆開始對我們出招了。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早上作夢夢到賽先生來扣,我被夢裏的電話聲嚇醒,一看鬧鐘才七點多,但後來就沒法再好好睡,一直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九點,準備和許大會長去書展才起床,不過起床東摸西摸出門都快半了,十點根本不可能準時到,我在路上趕緊打給許,結果他還在睡,討論一下決定約在公館見面再一起過去。到公館後,才下車就接到許的電話,說他在207上,有直達世貿,但是站牌隔了二個block,我追到車尾時竟然就走了,害我又在公館等了半小時才坐到車,早知就搭650還比較快,差點瘋掉。

 

今年的書展我覺得蠻無聊的,人多也罷,書也沒什麼折扣,東看西看覺得在政大書城買也沒什麼差別,我和許大會長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新天鵝堡的攤位,看到在女巫店認識的毛同學,來來回回學了幾個遊戲─聖彼得堡、尼加拉瓜、大魚吃小魚等,原本想買聖胡安和豐饒之城的,但想想身邊會玩的人實在是不多,而且自己一個人也沒法玩,網路上有HWS可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

 

原本我是打算十二點趕去農安店看看,但Eisen在電話裏說沒那麼早過去,既然只是拿報表回來,我認為我不一定要在現場,就決定不去了,和許大會長吃碗麵聊了一下就回家看牙齒,牙醫洗牙的速度好快,這家不像之前那幾家一下洗很大力,我是覺得過程還不會太難過,只是少了一種牙結石脫落快感,洗好趕去正乂的婚禮,在門口遇到老大,沒想到我們是最早到的。

 

正乂的婚禮來了好多人,比唯爾那場還多,尤其是游君慧和洪苑純,真的很久沒看到了,游君慧都當二個孩子的媽了,還是很漂亮!肥彬和他女朋友愈來愈有夫妻臉,許珀文的女兒和媽媽很像,還有看到薛文浩,這也是超久沒聯絡了。在席中發現唯爾也有在玩WOW,我們就很快樂的講了起來,這時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但他老婆的臉色就不好看了,唉唉唉,看來電玩的敵人除了家長,另一個就是老婆 XD

 

吃完喜酒很跟許大會長和肥彬夫婦去看一位前進的同事David,聊了一下,覺得這個人還蠻風趣的。我一直認為大陸那邊的人都很強,但DD的說法是他們的教育太教條,有其局限性,會講到這個是因為DD和許一直在鼓吹肥彬去大陸工作,只是肥彬的意願不高,我是覺得這看個人啦,若是人家不想去,一直催也很沒意思,想清楚了自己會有決定。

 

河邊一直有人在放炮放天燈,看到天燈上寫的願望實在是很好笑,也難怪台灣一天到晚發生一堆奇奇怪怪的事情,就是因為這些怪怪的祈願天燈。早上去奶奶家上香,一出門就看到一個落地的天燈,想想也蠻危險的 =.=

 

還有一事要提的是胡琇瑜說他現在在羅技上班,他講到說在公司大多用英文溝通,我聽了心裏直喊不妙,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外語能力爆爛的,如果想要更上一層,英文是必需再多努力的地方。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為了印發票去了一次淡水,真難得,從古亭到淡水竟然有21站,做了半個小時左右才到,大概是因為太久沒去了,我都認不得,上次是跟艾菁去的,但也有二年了吧?但路人依舊是滿滿的人,人潮比想像中多好多,這些都不用上班嗎?

 

印發票只要勾個選就ok,如果真的是這個原因,那以後應該就不會有類似的問題了。搞定之後,艾汾就說要帶我去看紅毛城,我們就沿著海岸一路走去,中途他還請我吃了阿給和酸梅汁,二樣東西都不錯吃。途中我有問到HPS的事情,似乎他以後真的要被調去做POS了,語多無奈,換老闆的適應期似乎還很長。

 

除了發票問題外,還有一個入庫的錯誤狀況,但到晚上十點還有人打電話來講,似乎還是得等明天Shami回TCC後才能處理。此外還有打包的問題,這已經改了好多次,但仍然不對,每家的算法都不同,總有一天要解決的吧?上課時我一直沒接賽先生的電話,未接來電回了也一直在電話中,看時間也晚了,就不想理了,趕緊回家去,明天還得去基隆啦 =.=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睡覺前想說上WOW看一下,沒想到帳號竟然被盜了,裝備、道具和錢都沒了。我的白色牛牛光著屁頭,很哀怨地看著我。我的等級也不好,身上也沒什麼好寶,怎麼會挑我下手呢?其實東西不見是小事,被洗之後馬上對遊戲的機制失去信任,我想以後怎麼玩都會怕怕的,怕再被盜一次。

 

不過發現被盜之後,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終於有一個不玩的好理由了 =.=+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怎麼說,原有的問題還沒解完,當然上線的店點問題愈多,發生的機率也愈大。不過今天真的是好累喔,在外面站了一天當背後靈,原本想偷偷跑去世貿看書展的,結果還是去大安抓庫存,我是真的找不出是什麼問題啊?

 

到了家,就想著明天要偷懶,賽先生你想要我明天幾點來?我準時到TCC就很不錯了,公司又沒多給我錢,我幹嘛拿自己的時間跟你開玩笑 =.=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WOW和人一起下副本,一定會有機會打到好寶物,有時候拿到好寶物不一定是快樂的事情,因為寶物要怎麼分,每個隊友都有不一樣的意見,所以暴風雪公司設計了一種擲骰的方法,你可以選擇需求或是貪婪,然後大家再擲骰分配。需求的意思是,我可以用,而且需要他來更新我的裝備,貪婪呢,就是我用不到或是我不能用,但我還是想要,因此選需求的人有比較高的優先權拿寶物。你要按需求還是貪婪,其實還是看你自己,仍然有人看到寶物就點需求,根本不管其他,這樣一搞,遊戲的爭執大增,樂趣大減。

 

在遊戲中要決定需求與貪婪,但在真正的生活也是,你到底要的什麼?什麼東西其實是你不想要,但又妄想貪求的?我今天在座位上發呆時,心裏就隱隱冒出這個問題,這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呢?這數個月來,我到底在幹些什麼呢?我快樂嗎?還是説我只是貪逸這個已經適應OK的工作?或許我和賽先生這樣魯來魯去就可以賺到錢,但我得到了什麼呢?這個道具並沒有顯示數值,當你拿到他時,只能用身心去體會他的好壞。

 

明天要上線,但今天卻沒有那種一切就緒的感覺,我想其他的同事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壞預感,覺得明天的上線會失敗,還有可能自己被當成炮灰。我呢,有種放棄搏鬥的感覺,要上就上吧,反正出了包,第一個趴的人不會是我,我能提的建議已經提了,剩下的就是做好份內的事。你要三更半夜轉資料,你去吧,這不是該我份內的工作,我也不會上完課還跑去跟你一起奮鬥,即使我的生活乏善可陳,但我寧可自己浪費,也不要被你破壞掉。

 

或許這種這不是我真正的需求,而是貪婪這份安逸與自我,若是人生中的好好壞壞都像肯德雞的廣告一樣,咬一口,便可以知道「這是不是肯德雞」,那一切就好辦了。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早來,如預期地辦公室裏只有Tomson,看到他在整理東西,原來法蘭克說今天要搬家,於是我也趕緊動手幫忙把東西整理一下,然後一起拿到二樓的辦公室去,搬到一半,陸續有人來了,結果呢,有人在問網路通了嗎?原來Tomson也還沒跟Blake確認,結果也不令人意外,MIS根本還沒有處理,一堆人只好在辦公室發呆,這時Rose的臉色就開始變難看了 =.=。好啦,沒確認網路有沒有通,人家一講就跟著起舞,我是該負些責任,但你能對TCC有什麼指望?網路從十點搞到十二點才通,一堆人只好在位置上瞎混。

 

年假期間的問題其實不多,但庫存異常和怪怪的銷貨單讓人很難放下心,庫存我猜是店點人員自己搞錯,銷貨單的部分,嗯,可能有人沒把static變數處理好,因為我發現有狀況的部分其實和下一筆是一樣的,有可能抓到不該抓的東西了,這事得請Ronald幫忙看看。

 

下午開會,介紹賽先生的新老闆,事情是開完會才發生的,原本計劃明天要上線,今天說變就變,一下子要我們支援展店,週六日還得來,實在讓人反感,你怕你的人太操會跑掉,你就不怕我們太操人也會走掉嗎?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就算我沒有事情也不想陪你在TCC浪費生命啊!

 

結果今天搞到快八點才走,又是TCC典型的生態,早上沒事幹,下班前扔一堆來,為啥我最早來要最晚走啊 =.=?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