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2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晚練習音聽的結果很令人挫折,因為我發現一直追不上錄音帶的內容,裏頭的人講了一句,我要想一下才知道在講什麼,但在我想的時候,對話已經稀瀝呼嚕地講完了 =.=

後來睡覺的時候,翻來覆去,我就在想,先把要聽的背下來,會不會比較容易聽懂?今天試的結果,不會比較好,雖然我知道他們在講什麼,但卻不是因為我聽懂了,而是我背起來了。

我想,音聽應該不是每個字都要聽懂吧?
就像我們理解別人的中文對話,靠的是關鍵字和Pattern,相信日文、德文、英文都是一樣的,我想從這個方向來試試應該會有一些突破才是。

此外呢,我發現用德英字典來理解德文好像也是不錯的方法,因為德英是同一種語系,他們有些字其實很類似,像natuerlich和naturally,互相對照之後反而比中文翻譯更能理解這個單字的意思。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和同學一起去吃燒烤,結果吃著吃著頭就痛了起來,痛到頭昏眼花,害我燒烤都沒什麼吃到。雖然回家沖個澡之後好很多,但總覺得毛毛的,因為我偏頭疼的症況常會發生,看西醫也不知道要看什麼?後來就想說早上去針炙。

在新竹大潤發附近有一家梁中醫蠻有名的,我在唸書時有一次嚴重落枕,去針一下馬上見效。我記得針一下去,頸子馬上有螺絲鬆開的感覺,頭馬上可以自由轉動了,因此我對梁中醫一直很有信心。

早上八點多到醫院,一看差點昏倒,竟然塞滿了人,我掛35號,可是一直等到11點多才叫到,在這段時間我去退了市話、換晶片卡、去大潤發買午餐,就差沒去損血了 ~"~

今天總共被差了八根針,太陽穴、手背、小腿、腳背各二隻,但這還不算多,隔壁那位從頭頂到腳底差不多有20隻吧,還有小朋友身上插了五六根針在那滑來滑去的 =.=。有一位太太好像是第一次來,醫生要針的時候他一直在叫,其實我覺得針炙的心理障礙蠻高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忍受這種感覺,但我倒時很想請醫生在我插滿針躺在床上時幫我拍個照。

這位梁中醫其實蠻有趣的,他好像是香港來的僑生,後來定居在新竹行醫,他插針的速度很快,而且老是用聲東擊西的方式,比如用酒精擦擦你右手,又擦擦你左手,但你注意力才轉到左手時,右手的穴道上已經插上一根針了

想想醫生也是很有趣的職業,有的名醫萬身價很高,小百姓普遍不喜歡有錢人,但有病還是得找醫生,有的醫生很凶又很怪,像今天有一個身上一大遍刺青的人來看腰,醫生叫他不要動他就不動,叫他趴下他就趴下,拔針時哀了幾聲馬上被醫生唸 =.=,最後要離開時醫生問他腰有沒有好一點,我看他笑嘻嘻忙點頭,人生百態真是有趣 :)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