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第一次跟人談資遣時,講得落落長,這次花的時間比較少,但還是緊張得不得了,深怕一不小心傷到對方自尊,或是言詞有什麼閃失,對人給激怒了。

這個case,從年前老闆就有在提了,一直到上週,負責帶他的同事終於也受不了了,只得做最壞的打算。都說要做了,還是拖過一個週末,想辦法問問有沒有其他的部門要收,一直努力到昨晚,確定無法轉圜,只得動手。

也許對其他人來說,老闆叫人走路,是種兔死狗烹的行為,但對我來說,一個人員在我部門的進出,是同等重要的事,老闆對一個員工,關注的除了錢之外,還有許多責任,為了這份責任,花費的心思更多,只是這份心思,別人不一定能看得到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Lix's 白色川流

lh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